当前位置:千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养生“鸭蛋”何时不再脆弱 小编来揭秘
“鸭蛋”何时不再脆弱 小编来揭秘
2022-12-07

“鸭蛋”何时不再脆弱――尽管“涉红”鸭蛋的追查已经告一段落,但“一只鸭蛋危及整个产业”的深痛教训不能不让人发出这样的冬日叹息。“苏丹红”鸭蛋事件带给我省的是一时之痛,但从长远看应是我省禽蛋产业生产水平一次大飞跃的“契机”。天气越发寒冷了,同天气一样寒冷的是全国各大城市的鸭蛋市场行情。当“苏丹红”鸭蛋引发的社会议论从开始的喧嚣渐渐走向沉寂,深陷“涉红”事件的鸭蛋却依旧无力地挣扎在忽然降临的市场黑暗中。

红红火火的产业转眼间便从天上跌落到了地下,这是当前全国禽蛋产业真实的写照。所谓覆巢之下无完卵,从禽流感到“苏丹红”鸭蛋,无论是我省白洋淀还是江苏高邮、湖北洪湖,无论是咸鸭蛋还是鲜鸡蛋,都再一次面临着一场足以影响全行业的“生死劫”。当此之际,河北的禽蛋产业不能不思考这样的问题,我们应从这次波及国内全行业的事件中吸取和借鉴什么?怎样筑起个别事件演化成产业悲剧的防火墙?1、“积压的2000多斤鸭蛋怎么办呀”12月5日上午,白洋淀的冬季湿漉漉的,寒风夹裹着冷气浸透人体。

30岁的刘建强正在为鸭子过冬建圈。冬天风大,尽管一直为这个家庭带来财富和希望的鸭子如今成了他们一家人的心病,但他还要像往年一样,给鸭子提供必备的过冬条件。前一天晚上,刘建强和父亲商量了大半宿,也没想出一个好办法来。父子俩合计一番后决定,父亲一大早便到县城去,希望能找到买鸭蛋的人。实在不行,就买些盐回来,自个儿把鲜鸭蛋腌起来。短短十多天下来,家里已经积压了1000多公斤鸭蛋,无处可销。地处安新县白洋淀里的大张庄村,像刘建强这样世代养鸭子卖鸭蛋的人家还有几户。

他们跟他一样,都是鸭蛋“涉红”事件中被牵连的受害者。刘建强告诉记者,自家的鸭蛋没问题,但就是没人买。“现在光鸭子吃,一天下来就是几百元,再卖不出去,鸭蛋就会越积越多,幸亏是冬天,还能存几天,要是还这么熬着,可怎么办呢?”忧心忡忡的刘建强满脑子都是这个大难题。刘家现在养了近2000只鸭子,每天产鸭蛋80公斤左右。正常日子,一公斤鸭蛋可以卖到8.2元。自从鸭蛋被点名涉及“苏丹红”后,刘家一天只有10多元的零星销售。经过100多年的积淀发展,白洋淀鸭蛋产业在安新县规模不断扩大。

目前已有336家养鸭户,鸭存栏676070只,其中蛋鸭养殖43户,存栏75330只,年产蛋100多万公斤。安新县最大的养鸭专业户张永新告诉记者,现在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了。“大家担心的是,白洋淀鸭蛋会不会就这么被毁了。”身为安新县养鸭协会会长的他介绍,“红心鸭蛋”事件发生以后,北京、天津等大中城市都不要鸭蛋了,因此保守计算,全县有5000多公斤鸭蛋积压。一只鸭子从出生到长成,需要投资50元,现在单纯卖鸭子,也就十几元,鸭农们得不偿失。“前两天有人来跟我们谈,一斤鸭蛋3元,我没有卖,赔得太多。

我们算过一笔账,如果卖不到一斤3.5元,就不够本钱。”刘建强苦恼的是,现在作为鸭子主要饲料的玉米价格也在上涨,鸭子每天都在“吃钱”。“现在可怎么过呀?”刘建强问记者,又好像问自己。

2、养殖户众多却分散,设防何其难鸭蛋出现安全问题,随之而来的便是包括鸭蛋在内的禽蛋产品被消费者冷淡,积压和滞销接踵而至,一些商贩甚至借机把价格一压再压。在这组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中,众多小而散的蛋鸭养殖户成为连锁反应中最受伤的环节。对此人们不禁要问,在此次事件中,为什么影响就像冲击波,一路倾泻下来,殃及整个产业?

为什么禽蛋产业没有设防?刘建强从事蛋鸭养殖可谓祖传。他说,从他爷爷那时候开始,家里就开始利用白洋淀得天独厚的优势养鸭产蛋,传承到今天。在刘建强的心里,养好鸭子,卖好蛋,就能本分地挣钱。但没想到,自家挺好的鸭蛋,会受到如此深的伤害。在刘建强与记者的对话中,或许可以找到禽蛋产业的一些现实状况。记者:你的鸭蛋能保证质量吗?刘建强:讲良心话,绝对没问题。你可以随便进行检验。

记者:你们家的鸭蛋有固定的供货商或者公司吗?刘建强:没有。谁给的价格高就卖给谁。一样的价格,我们就卖给更实诚的人。我们一直是这样干的。记者:养了多少年的蛋鸭,你没想过自己弄个牌子或商标?刘建强:那还得需要钱不是?再说了,没发生这件事的时候,我们不也是卖得好好的?在众多养殖户心里,凭良心卖鸭蛋是他们对禽蛋产业发展的基本认识。那么养殖户们的防线应该由谁来建呢?据河北工程大学副教授王茂增分析,只有让龙头加工企业把多而分散的养殖户们联系起来,才有可能把禽蛋生产加工的技术控制和安全体系灌输下去,完善产业链条。否则,整个产业的风险就只能让所有的人来承担。

那么我们有没有可以依赖的龙头加工企业呢?据一直从事禽蛋加工研究的王茂增称,与先进地区相比,我省目前还缺乏这种足以为产业发展撑起一片天的龙头企业。究其原因,王茂增分析,禽蛋产业发育因为涉及千万家养殖户,需要长期培育,同时企业发展一般起点较低,需要政府扶持,多方因素下,处于产业链顶端的龙头企业的成长便显得尤其艰难。

他说:“大企业一般会有自己的市场应急机制。因为产业体系零散,一旦出现需要应急处理的产业事件,就没有了可以及时操作挽救的具体指向,一个鸭蛋出现问题,整个行业便会受损。在利益的驱动下,产业自身的空当为一些不法商人提供了空子。

养殖户在得过且过的心态下,一旦使用一些危害产业安全的技术和办法,就会危及整个行业健康发展。”河北不容乐观的禽蛋加工产业链条,应该到了步步设防的时候了。从一些发展相对成熟的食品行业或者其他地方的经验做法,河北禽蛋产业或许能找到一些思路。

从肯德基当年苏丹红事件,到后来的奶粉风波,尽管当时在社会上引起的反应更为强烈,但是因为可查的质量控制体系和事件发生主体的明确,都在改进中得到妥善处理。行业危机被及时化解在有限的范围内。2000年前后,正值山东农产品出口节节攀升之际,日韩等国却相继公布,从该省进口的农产品中发现农药残留超标,含有致癌物质。

以此为由,全面封杀山东的农产品。一时间,山东上千家出口企业倒闭,数十万人失业。震惊过后是觉醒。当绿油油的大葱、大个的萝卜烂在地里后,山东人牢牢记住了乱施农药的后果,学会了严格按照标准生产无公害产品。

如今,山东农产品出口总量位居各省榜首。山东农民付出了代价,也赢得了新收获。3、呼唤禽蛋产业成熟那一刻脆弱的禽蛋产业,靠什么规避不时出现的产业风险?12月3日,平时并不为媒体所关注的第七届全国蛋品科技大会在北京结束,与以往不同的是,国家各大新闻媒体都高调播发了这样一条新闻:与会厂商共同签署了《蛋品行业共筑质量诚信宣言》,表示要诚实经商,不制假、不掺假、不销假,加强饲料和禽蛋养殖环节的质量安全监管,严禁在销售和养殖环节添加违禁药物及其他化学物质。

而从中国肉类协会传出消息,我国首个鸡蛋国家标准草案已制定完成,目前已上报国家标准委。标准出台后,产地和生产日期将被直接喷涂在鸡蛋上,鸡蛋生产企业将被强制执行该标准。

人们希望从监管和规范中,为产业走向成熟营造一个“标准化”发展环境。毕竟,我国是世界上产蛋最多的国家,每年超过2000万吨,占世界蛋产量的40%,蛋业产值超过1200亿元。但同时,我国禽蛋加工率不到0.3%,与欧洲30%以上鲜蛋被用于加工成蛋制品相比,巨大的差距也透视出中国蛋制品市场空间的潜力。

尚处于起步阶段的我省禽蛋加工业,也到了面临转型的关口。河北省是畜牧业大省,畜禽饲养量位居全国前列。2005年全省肉、蛋、奶产量分别达到578万吨、459万吨和349万吨,分别居全国第四、第一和第三位,占全国畜牧业产值的10%以上。

但王茂增直言:“目前河北虽是产蛋大省,但却没有知名的蛋品加工企业。我们的比较优势存在,但竞争优势不强。这是我省蛋品产业的重要特征。”“成熟的产业背后往往有一批成熟的企业。成熟企业的标志之一就是一个响当当的品牌。”

尽管在当地已是最大的养殖企业,但安新县的张永新感觉自己的企业还是太小了。他称,产业化道路无疑将使我国禽蛋行业更加规范,更具抗风险能力。但对我国家禽行业的产业化道路而言,第一步必须是禽蛋产品生产企业的发展壮大。”他举例说,北京日消费鸡蛋1100万只,北京品牌蛋占据了市场份额的10%,老百姓已经开始注重吃品牌蛋了。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在中国发展先进的蛋品加工业将对改变传统的食蛋方式带来革命性的影响。

为了搞研究,王茂增甚至建起了种鸡场、孵化场、商品鸡场,和山东等地联手,搞安全蛋和无公害蛋的研制和开发。“我规定标准化生产从第一道工序入手,拣蛋由每天1至2次提高到4至6次,使蛋品的卫生指标大大提高。”他希望我省禽蛋产业的发展能尽快从标准化起步,沉下心来,扎扎实实把产业的框架一步步撑起来。

尽管蛋鸭存栏只占全县养鸭存栏量的11.1%,因为饱受牵连,安新县在“红心鸭蛋”事件后,开始加大对市场监控力度,运作白洋淀地域品牌注册工作,以期通过品牌的塑造,加强产业风险的化解能力。

就像一个人成熟起来需要各方面成熟一样,禽蛋产业走向成熟的道路需要产业自身每个环节的完善和衔接。业内呼吁,禽蛋产业成熟起来,需要“龙头”企业有力地昂起,同时也需要广大禽蛋养殖户在养殖技术、经营方式等各方面来一次“革命”,成为真正的“产业工人”。他们的转变,是发挥质量、卫生控制体系的基础。人们对行业协会提出了更高要求,在把握市场信息,做好服务的同时,切实加强行业自律,规范养殖、加工、销售行为。……一切都在变,禽蛋产业面对的市场变化尤其快。

大型超市的普及,中国城市居民消费意识的转变,健康消费开始成为时尚,对蛋的食用方式正在发生转变。安全、健康、经济的蛋品开始替代鲜蛋,成为食品加工行业和日常生活消费的未来方向。

禽蛋产业在反思中表达着对成熟的渴望。“苏丹红”带给我省的是一时之痛,但从长远看应是禽蛋产业生产水平一次大飞跃的“契机”。